IMG_9188

IMG_9314IMG_9333

 

 

 

 

IMG_9113IMG_9117     IMG_9116  IMG_9127

 

 

歡迎:李偉慈姊妹  金谷餘弟兄

IMG_9128   IMG_9142

敬拜讚美,把主權交託給上帝

IMG_9146

IMG_9149 IMG_9158  IMG_9165

 

 

 

 

《神的安息

康希 牧師

當我們看到趙鏞基牧師的服事、教會的規模,這麼偉大的復興,可能都覺得他們是很努力、很努力的工作,不斷、不斷的辛勞,特別是他的每一個同工看起來都像是快累垮的樣子,清晨就有禱告會、通宵禱告會、各樣長時間的服事、社會的服務工作、全球宣教…。光在韓國就有五百多間教會,全世界各地有上千間的教會,即使現在趙牧師退休了,每個月還有大約一萬多人進到教會,光是想到後續的牧養就昏倒了。

最近我跟耀珊去找趙牧師,我們大概一個月去看望他一次。趙牧師就鼓勵我跟耀珊說:「康希,不要覺得要有大復興、大教會就要從早忙到晚。每一天,我單單就仰望基督。我越喜愛祂的同在,就越喜愛禱告。我作晨禱,不是被逼著非作不可,而是我喜愛禱告。」

我們為神作的一切的事,不應該是掙扎的,但是有太多的基督徒在那邊辛勞,希望讓自己更成聖。可是這樣的掙扎,我們永遠達不到自己的期望,這樣很快挫折、失望就進來了。很容易疲累,很容易覺得自己被催逼,就燒盡了。就開始對上帝生氣,對事工、對生命開始憤怒。

而我現在回顧,我作基督徒已經38年了,全職服事上帝27年。我看到很多很有才華的人,一開始很好,後來就遠離神了,他們後來有非常負面、苦毒的態度。通常人遠離神不是因為他們比較不愛耶穌了,而是覺得服事耶穌太難了。服事耶穌自己就沒有生命可言了,沒有時間休息,一直被催逼、催逼、催逼著。

趙牧師說:他百分之七十的服事都在神的安息裡。他說:「康希你知道嗎,我百分之七十的工作,不是一次又一次的會議,一場又一場的委員會。我百分之七十的時間是拿來敬拜、禱告,與耶穌交通。當我禱告時,神讓我看見異象,當我看到一個異象,我就花時間在裡面觀看。直到我看到這個未來,直到看到這個未來信心的實底進入到我的心中。我就單純相信,說出,直到它存在。我是這樣帶領一間全世界最大的教會,運行在神的安息裡。」

去年趙牧師這樣跟我們講的時後,真的很深的影響我跟耀珊。

 

到第七日,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,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,安息了。”(創2:2)

神用六天創造全世界,到第七日祂安息。人受造,是在第六日的最後。人看到的第一天就是安息日,人的第一天就是上帝的安息日。那一天,上帝把這個命令發佈給人類。

神就賜福給他們,又對他們:「要生養眾多,遍滿地面,治理這地,也要管理海裏的魚、空中的鳥,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。”(創1:28)

「治理」在很多翻譯版本中直接翻譯為「征服」、「勝過」。我們在神的安息當中,來征服、勝過這地。怎麼樣征服,勝過這地?在神的安息裡面。「管理」是你有「命令」的權力。亞當是怎麼征服全世界的?他就用名字來叫這些動物,只要一說出來,他就能管理牠們。他沒有跟牠們去摔角、打仗,有些動物比他更大、老鷹飛的比他高、鯊魚游的比他遠,單單靠說話,就是相信神的權柄,他就能夠管理全世界。沒有在那邊掙扎的、沒有勞苦殷勤的,我們為神的服事當中要有這種超自然的輕鬆。

 

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?(羅5:17)

在耶穌基督裡,我們要在生命中作王掌權。有的時候我們不喜歡聽人家這樣說,因為宗教化的概念讓我們害怕、不敢去講到要作王掌權。但如果神是這樣說,就一定是這樣。如果上帝說在耶穌基督裡我能作王,那我就能作王了。我只要單單相信祂的話語,同意祂的話。我就告訴我的會友:只要神說了,就解決了,我就相信。不管是生意或服事,當我們靠自己的聰明跟力量,自己去那邊辛勞、掙扎的話,最終我們會非常的挫折,心也就開始遠離神了。從人墮落之後,上帝做的一切工作就是一直要把人帶回祂完全的安息裡面。

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我心裏柔和謙卑,你們當負我的軛,學我的樣式;這樣,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。(太11:28-29)

耶穌希望我們的心裡能夠得享安息,祂的意念就是安息,不要一天到晚擔心、焦慮,情緒上得安息,在我們的一切中有安息。祂說讓我們學祂的樣式,耶穌就是我們復興最終極的榜樣。耶穌是我們的英雄,是我們的榜樣。

我在父裏面,父在我裏面,你不信嗎?我對你們所的話,不是憑著自己的,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父做祂自己的事”(約14:10)

耶穌跟父是同負一軛的,是父要祂來作這些事。

耶穌對他們:「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,子憑著自己不能做甚麼,惟有看見父所做的,子才能做;父所做的事,子也照樣做”(約5:19)

我也知道祂的命令就是永生。故此,我所講的話正是照著父對我所的。”(約12:50)

耶穌單單倚靠神,祂看見神賜給祂的異象,祂作、祂說,就看見父把事成就了。最好的範例就是在風浪當中,耶穌還睡在船上。大風大浪中,耶穌既不驚慌,也不害怕,非常平靜自在,非常肯定神的同在。這個風浪是邪靈造成的。魔鬼想要摧毀耶穌和祂十二個門徒。現在服事面對危險,祂居然在船尾上睡著。

 

每一個人大聲說:我需要活在神的安息裡。

 

進入神的安息需要信心。

很好的例子就是以色列子民,神希望以色列子民能進入應許之地。記得,神已經對摩西、約書亞說話:「我把那地賜給你們了。」這時候還沒拿到那地,但是神是從起初就看見末了了,神憑信心。所以神早就告訴約書亞:「我已經把這地賜給你,你只要憑信心領受。當然地上是有巨人的,你需要打仗、征服、打敗這些巨人,但耶和華-我,你的神要為你爭戰,你只需要信靠我,相信我的應許。」

你要去征服沒錯,但你的征服當中有著超自然的輕省。就好像約書亞他們進來後所碰到的第一座城-耶利哥城。神說:「我把耶利哥城賜給你們了,但你們要照著我的方法作。」當你要征服一座城,正常來說要用打仗的,會需要戰略、裝備、差派探子、計劃好整個軍事行動…。但是神說:「不要!你單單禱告、讚美神就好了,一日一次,到第七天要七次。直到第七次,你們就大喊。」當他們遵守、信靠神的時候,整個城牆就垮了,是超自然的輕省!

有沒有城牆要征服,有。有沒有巨人要擊殺,有。但不是靠著我們自己的力量,當約書亞他們要征服第二個城-艾城時,他們靠著自己的力量,就完全被打敗了。

 

我有一個親戚,非常害怕飛行。受過很高的教育,生意做得非常成功的,年紀比我輕,而且超級有錢。但每一次的飛行都是一種折磨,他會很害怕,每一次只要碰到不穩的氣流,整個人就驚慌失措了。只要飛行,一定要堅持坐某些航空公司的飛機,絕對不敢飛廉價航空,他也不可以坐經濟艙,不是商務艙就是頭等艙,因為他非常的害怕。

我自己一開頭是一個宣教士,整個服事並不是這麼華麗的。很多人看到我跟耀珊,好像那種名人一樣,他們會覺得有一天我也要當一個傳道人,就像明星一樣,都睡五星級飯店,被當王一樣伺候。但是我告訴你,我自己一開始的時候,是先到菲律賓做了三年的宣教士,不知道上上下下爬了多少次;我坐過船的,一個人窮的在菲律賓只好坐巴士,背著一個大包包。我記得有一趟的時候,我的口袋裡面只剩下五塊錢的美金,就到菲律賓北區,整個地方都去了。我到YMCA去,連房間都租不起,我只能睡大廳,所以我也經歷過街友的生活。在那些時候,我窮的不得了。對我而言,能坐飛機是一種特權,不用走路就非常的開心。這些年來當神增長我們的事工,我坐過各式各樣的飛機,每一年平均飛90萬公里,大約是繞了地球23圈。我也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飛新航,因為新航是最貴的航空公司之一,常常我需要飛廉價航空,我也坐過螺旋槳飛機。有的時候去那些比較小的城鎮,只能做小飛機(約8-10人),連自己的行李都不可以帶上飛機的,一有亂流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。即使最近這幾年,我都這樣作。

 

宣教,不見得都是去很安全的地方。

舉例來說:90年末期的時候,我到印度的普吉拉去。他們當時剛剛換政府,新政府是反基督教的。當時參加一場戶外、上萬人的聚會,有一些反基督教的狂徒就騎摩托車衝進來,整個騎進人群當中。他們丟汽油彈、燒巴士,衝到台上去打台上的教會同工跟牧師,很多同工、牧師被拉下台去,但是警察就在旁邊袖手旁觀。感謝上帝,還好有一個SOT的畢業生,把我跟耀珊帶走,我們就坐上一輛摩托車,趕快衝出去了,就像007一樣,但是我跟你說,真的不好玩。你自己看,因為有一個同工躲在樹上把整個過程都拍了下來。我會不會害怕?會一點點怕。

第二個晚上就說不可以在戶外,因為太危險了。所以,我們就找了一個衛理會教會的場地,那個地方坐滿了人。我跟耀珊坐在台上,同工拿了張紙條給我,上面寫:「牧師,我們在為你禱告,因為旁邊有很多的狙擊手。」講道講到一半時,警察局長親自來說:「你們要馬上結束聚會,太危險了,回家。」那真的是很特別的經驗,可是我信靠上帝的應許。我現在回想的時候,就覺得「哇!我當時在幹嘛啊!」但當時我信靠神應許的時候,我完全不害怕。

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,或是白日飛的箭,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,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。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,萬人仆倒在你右邊,這災卻不得臨近你。”(詩91:5-7)

當我們信靠、相信,憂慮、擔心、害怕就消失了,我們就進入神的安息。

 

 

當我們進入到新約,看到希伯來書第三、四章,我們可以看到:以色列人沒有進入到神的安息,就因為他們不能信靠神的應許。

 聖靈有話:你們今日若聽祂的話,就不可硬著心,像在曠野惹祂發怒、試探祂的時候一樣。”(來3:7-8)

當時希伯來的基督徒經歷了很大的逼迫跟苦難,聖靈在這裡是要來鼓勵他們。在生命事工當中確實會有試煉和苦難,那地是有巨人的,有很大的城牆阻擋。但是,真正的試煉不再試驗本身,真正的試煉是在我們的「信心」。

今早聖靈是在提醒我們想想那些以色列子民!他們在埃及地已經受過苦難了,在曠野裡已經很辛苦了,可是經過曠野的旅程不是要永遠走下去的。實際上當我們讀聖經,我們會知道,這段路了不起九個月就會走完了。

神給你我經歷試驗不是永遠的!

神給他們的渴望讓他們進入應許之地,進入到榮耀的產業,可是一次又一次,以色列人在信心上失敗。當水苦的時候就抱怨;沒有餅吃就哀哭了;當他們渴時,就對摩西吼叫;當摩西上山,就拜金牛犢…。甚至到了應許之地的邊界,巴蘭的曠野-加低斯時,已經很接近他們的產業了,他們卻說︰「那裡有巨人耶,跟他們一比我們像隻蚱蜢。」全國的百姓在那邊哭著、喊著說:「我們不行啦!我們不行啦!我們不行啦!寧願讓我們死在曠野,也不要進應許之地啦!」上帝真的受不了了。

我就在怒中起誓: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”(來3:11)

他們找不到我的同在、得不到我的能力,他們不會得到我的肯定。他們繼續掙扎、勞苦,恐懼、擔心,但絕對進不了我祝福之地。所以聖經上說:「以色列人進不去,是因為他們的不信,他們不能相信上帝的應許。」

今早的你呢,每一天早上你讀聖經,真的相信這些應許是給你的嗎?即使你的婚姻面對很大的困難,你相不相信神所配合的,人不可分開?即使你在疾病當中,你能不能相信「因祂的鞭傷,你得到醫治」?再奉耶穌的名說,所有的邪靈都被你踩在腳下了?神會帶領你,脫離你的貧窮,進入祂的豐盛?

你真的能相信上帝的應許嗎?

弟兄們,你們要謹慎,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,把永生神離棄了。” (來3:12)

對上帝來說:不信,就是惡!

對上帝來說,真正的邪惡不是那些苦難、逼迫、疾病,真正的邪惡是你「不信的心」!

“這樣看來他們不能進入祂的安息,是因為他們不願意信從、信任或倚靠神。不信,使他們被拒在外。”(AMP來3:19)

 

聖經中,只有記載了2次連耶穌都感到驚訝。你能想像身為神的兒子、創造宇宙的神,連祂都感到詫異、驚奇。

  1. 1.   不信:耶穌回到祂的家鄉講到,祂的家人、朋友都很驚訝祂這樣講道。他們拒絕相信祂,因為他們對耶穌的熟悉,使他們輕蔑耶穌的身分跟教導。
    耶穌就在那裏不得行甚麼異能,不過按手在幾個病人身上,治好他們。祂也詫異他們不信,就往周圍村教訓人去了”(可6:5-6)

這邊的「詫異」指的是很震驚的。當主耶穌賜下那些異象、夢想、預言時,你不敢相信的。

  1. 2.   信心:
    百夫長回答:「主啊,你到我舍下,我不敢當;只要你一句話,我的僕人就必好了”(太8:8)
    百夫長來,為他的僕人請求醫治。耶穌答應要到他的家裡面去,他說:「不用,不用,這樣我是不配的。你只要發出命令就好,你只要說話,我的僕人就必好了。」
    百夫長的信心讓耶穌都站直了,這正是耶穌要看見的信心。
    耶穌聽見就希奇,對跟從的人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這麼大的信心,就是在以色列中,我也沒有遇見過。…耶穌對百夫長:「你回去吧!照你的信心,給你成全了。」那時,他的僕人就好了”(太8:10,13)
    耶穌聽見就希奇,這麼大的信心。神今天仍然再找這麼大的信心。

有兩種方式讓耶穌震驚:我們的不信跟極大的信心。我們要有哪一種呢?我們要有極大的信心。

 

再回到希伯來書4章,看以色列的子民…

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,像傳給他們一樣;只是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,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。”(來4:2)

以色列人不能夠相信神的話語,他們害怕並且貶低自己:「在巨人眼中,我們都像個小蚱蜢。我們這麼微小!我們根本不配嘛!我們根本是無名小卒嘛!」只是聽見神的話,得著瑞瑪、預言、講道還不夠,需要用信心調和!你可以一天、一天的到處聽,聽了十幾、二十年,卻完全沒有行在當中。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基督徒還在疾病裡面掙扎,在貧窮裡掙扎,在成癮的捆綁裡掙扎。為什麼?因為不信靠神對他所說的話。當我們不相信,就沒有這樣的肯定自信。

 

信靠,是很大能的詞。

在我比較年輕的時候,其實蠻不看重這個信靠的。當我年紀越大,我越經歷到生命的困難,我才發現:信靠神,是全世界最難作到的事。

「信靠」代表倚靠、信賴、委身。倚靠神,信賴祂的話語,委身於祂賜給我們的異象跟呼召。

這就是神要我們做的:信靠祂!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相信我們一切所需的,都已經在耶穌的十字架的工作中完全成就了。

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,正如神所:「我在怒中起誓:『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!』」其實造物之工,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”(來4:3)

不論是拯救、財物的祝福、力量、復興、升高…,一切所需都已經在耶穌基督裡面供應了。

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常在我裏面的,我也常在他裏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甚麼。”(約15:5)

枝子連在葡萄樹上,自然而然就結果子了。你沒有看過哪個枝子要很用力的擠~擠~擠~擠~擠~擠了半天,才長出一個果子、一片葉子來。只要你連結於葡萄樹,就會自然而然地有復興。我自己是個復興家,我看到我很多的門徒很努力去做,擠復興做出來,但這不是耶穌要我們做的。耶穌只要我們連結於祂,復興自然就流露出來。神賜給我們的是極豐盛的,是更豐盛的。

趙牧師是這樣跟我說的,趙牧師說:當上帝創造全世界,前六天就造好了,祂不需要人在現場。神創造人,來享受祂的工作,所以人受造後的第一天是安息日。工作是上帝的權利,你不要搶走上帝享受的工作。神要工作的,祂希望你安息!當我們去搶奪神的工作,靠自己的力量、聰明去努力,從早做到晚,我們會Burn out(燒盡)的。可能一開頭還看得到一些果子,因為你還有去禱告、讀經。但這就是危險的地方,因為我們會開始從早做到晚,反而沒有時間禱告,尋求神,看祂的異象了。再一段時間之後,上帝可能會說:「既然是你的工作,那你做吧。」如果是神的異象,神必供應;但如果是你的異象的話,那你就自己保重吧。今天我想問你,到底是你的異象還是神的異象?如果是神的異象,會有超自然的輕省托住你。

這有很多很多的例子可以跟你說,我跟你說個服事的例子。我做「Emerge脫穎而出特會」的時候,我告訴你一開頭怎麼開始的。2003年,我到美國的路易斯安那州。當時我們教會大概一萬兩千人,我在一間教會他們的會眾當中。牧師找一個高中生、一個大學生上台禱告。他們上台時,打赤腳,看起來髒髒臭臭的。他們站在台上拿起麥克風,他們很真誠的禱告:「神啊,求祢在我們班上降下復興,求祢使用我們影響整個學校。」當他們一禱告,我就開始流淚,這是好單純的禱告與信心。我就一直一直流淚,而神就跟我說話:「你要這樣興起更多年輕人。」

那一次我到美國去巡迴,大約兩個星期的時間。這兩個星期,神給了我幾句話:

  1. 1.   怎麼樣進入校園服事
  2. 2.   現在是MTV的世代,MTV認識年輕人,我可以怎麼去帶年輕人
  3. 3.   開始辦「Emerge脫穎而出特會」

但這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,第一次聚會大概一千四百人。但是復興的火就降下來了,一年之內教會增長了三千名年輕人,一下子接觸到兩百多間學校。你問我有什麼策略,我說:「零。」我只有跟我的青年委員會見過一次面而已,沒有什麼策略、沒有怎麼進入學校,都沒有。復興的火就燃燒了,從新加坡、印尼、台灣到日本就開始發展開來,「Emerge脫穎而出特會」就不斷的蔓延。今天的我再回顧:「這是神的工作,我單單信靠祂。祂給了我一些信息,我說出來。會不會累?當然會,因為我要帶聚會。但是比起來,百分之十是我做,百分之九十是上帝作。」單單相信、順服,就看見亞洲年輕人的復興!

後來我看到我很多的門徒,連我自己教會都是,他們很興奮,他們說:「牧師,我們也要再看到另一波的復興!」他們認為下一波復興的方式,就是一個禮拜七天不斷的聚會。很多的計劃、很多的策略、很多好的點子,但是很少的結果。我就挑戰他們:「你所有的計劃當中,神的因素在哪裡?這是好的想法,還是神的想法?」

進入神的安息,不代表是坐著,什麼都不幹。我們首先要做的是禱告,花時間在神的裡面,等候、並看見神的異象。因為我們都在這個立即、速食的時代,我們沒有辦法留在那等候的。趙牧師說:「我百分之七十的時間,都留在那邊等候。直到神讓我看見異象,直到信心的實底進到我的心裏面。我單單相信,說出,讓它存在。這不代表我不工作,而是神能超自然的成就這件事。」

再給大家講個例子:有十四年的時間,我太太一直很希望她的爸爸能夠得救。所有親戚都說:「耀珊的爸爸不可能得救的啦!」我岳父是作船鄔總監的,他下頭要管2000多名孟加拉的勞工,如果你能照顧2000名孟加拉的勞工,你一定是一個大塊頭。我岳父的二頭肌比我的脖子還粗,已經快七十歲了,幾乎沒有什麼肥肉,都是很精瘦的肌肉,他真的是男人中的男人。他說話的聲音非常宏亮,每一次他一講話,那些勞工都非常的怕他;即使我們結婚之前,我看到他,我都會怕。每一個人都說:「讓他得救,不可能啦!他不會作基督徒的啦!」2000年,有一個禮拜一的早上,那是我們的休假日。(休假很重要,上帝工作六天也有休息一天,我們沒有比上帝更偉大。 J)我跟耀珊在新加坡的百貨公司遠東廣場那,因為她有些衣服需要改一下。耀珊在更衣室裡面換衣服的時候,突然聖靈對我說話,說:「打電話給你岳父,他生病了,幫助他。」耀珊出來了之後,我就跟她說:「剛剛聖靈跟我說話,我要打電話給你爸,他生病了,我要幫助他。如果他不舒服,我就要帶他去看醫生。」我太太聽完之後就大笑,說:「好啦,第一個你怎麼會知道我爸生病?好啦,聖靈跟你講的啦。第二個,即使他生病,他從來不看醫生的啦。我認識我爸一輩子,他從來不看醫生的。」我就跟耀珊說:「好啦,好啦,你去換你的衣服…。」我就打電話給我岳父,我說:「爸,你還好嗎?」他說:「嚇,康希你怎麼知道?我真的覺得我怪怪的,我才爬幾階樓梯就覺得喘不過氣來。」我就問他說:「爸,你手指有沒有麻麻的?」他說:「有耶,你怎麼知道我手指會麻?!」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心臟有問題,我說:「爸,我馬上幫你約個醫院的醫生,我們馬上去看好不好?」他說:「好阿,我跟你去。」我跟我太太說,她差點昏倒。那一天,我就馬上帶我岳父到新加坡的英格醫院,才發現他的心臟有四條主要的血管阻塞要作繞道。醫生說:「如果你再晚幾天來,就會很嚴重的心臟病發。」立刻安排住院,馬上有三條血管要做繞道的手術。開刀前一個晚上,我整個晚上在醫院陪他。我睡在地上,就在他要睡覺前,我告訴他:「爸爸,耶穌愛你的,明天沒有問題的。你願不願意邀請耶穌進到你的心中,你願不願意邀請祂進入你生命裡?」他說:「康希,我很願意。你可以跟我一起禱告嗎?」那一天晚上,他得救了,他是非常真實的悔改。從那一天開始,他每一天非常認真的讀聖經、愛教會以及聽我講道,而且每個星期會聽我講道兩次。三個禮拜之後,我的岳母也得救了。我的岳母是超級拜拜的,每個節日一定拜拜,從頭拜拜到尾的,但是她也得救了。

對我來說,這根本是毫不費力地傳福音,聖靈已經作完所有的工作了。祂只要我信靠祂,打電話。作一些事:願意關心,陪他一個晚上;有點膽量,問他要不要接受耶穌。之後一個、一個,他們的家人就都得救了。我沒有甚麼了不起的策略,要怎麼把他拐到教會來…。我們不是推銷員,不是拐騙人來的,我們需要在聖靈的流裡面。

 

幾個月前,我跟太太到日本的橫濱。事實上,那個主辦單位對我們非常的客氣,那個地點在橫濱唐人街的一個唐人餐館裡。三十年前,趙鏞基牧師第一次到日本就是在這裡聚會。那位主辦人的年紀跟趙牧師差不多,他說:「康希牧師,我看見趙牧師的恩膏在你的身上。我希望你能夠接他的棒子,幫助我們日本。」聚會開始了,我們先去趙牧師去過的那個地方,整個地方坐滿了人。那個晚上,七十個人跟耶穌決志了。可能現在在台灣看,會覺得70個人沒什麼,但在14年前,那是非常大的復興。他們開心的不得了,很久沒看到這麼多人在同一個地方接受主。我太太也在那邊幫我領唱,講完之後,我想要為病人禱告。過去三、四個月真的有很大的醫治的能力運行在我們教會,很多癌症、絕症的得了醫治。我就說:「請病人到這邊來,我要來為你們禱告。」後來,前面站滿了都是生病的人,我就奉耶穌基督的名宣告那些癌症、肝衰竭、腎衰竭的得到醫治,我就在台上帶大家宣告。那時候耀珊在我後頭,她感覺到上帝特別要她走到台前,為一個在舞台邊較年長的女士禱告,耀珊就走了過去,想要為她禱告。但是當時每一個人都在禱告,她沒辦法帶著她禱告。所以,她就伸出手來為她禱告。聚會結束之後,還沒有離開會場。這位老太太就坐在大廳等我們,我們根本不曉得她是全日本最有名的一位女牧師-船津夫人。她說:「我背後長了一顆腫瘤,因為這樣我整個被都駝了下來。很痛,我的腰根本就直不起來。但是現在我可以挺直了!」

根本毫不費力、超自然的輕省!上帝只要耀珊信靠聖靈並遵行,單單順服就看到很大的結果。這就是在基督裡,這就是連結於神。趙牧師就說:「我一直跟神交通,直到看見我的未來,我就相信、說出,直到它存在。」

這樣作計畫、策略,設立目標難道不對嗎?當然不是。失敗於計劃,就計畫於失敗。但目標計畫必須是神讓我們看見的異象,不是我們自己想出的異象。你要開辦神學院、開辦教會、開辦事工,很好很好,但要確定是上帝為你安排的未來。不是我們自己設定目標之後,整個計劃交給上帝,說:「上帝你賜福它吧。」不是!!記得我之前跟你講的嗎?如果這是是神的想法,神賜福這個點子;但如果是你自己的想法,那你就自己努力吧。沒有結果的話,我們就會跟神說:「主啊,我們很累啊…」「很多壓力啊…」「很多煩惱啊…」。最終我們會變得很挫折,開始跟上帝生氣,對教會生氣,對領袖生氣,對生命生氣。「為什麼我這麼努力,付出了這麼多,但根本就沒有人愛、沒有人欣賞這一切!」大部份在服事中退後的同工,都是因為這樣。我不是說不要努力工作,也不是說不要有策略。我是說:在思想上要有新的調整!我們不是去做一些事情,好像禱告、讀經、贏得靈魂、服事…努力讓上帝感動。我們做這些事情,是因為神先感動了我們,我們不是計算多少時數的。

我去韓國的時候,趙牧師真的很愛禱告,花時間一直在禱告,他不是計算時數唷。但是他周遭的一些同工會很努力、賣力地做這些事情,但是趙牧師卻是很輕鬆。對同工來說,他們是很努力地作要感動神,而趙牧師是神感動他。

我很喜歡禁食,其實在禁食上面,我還作的真不錯,當然是靠上帝的恩典啦。每六個月我禁食21天,隔幾年我禁食40天,這樣作大概二十多年了。即使這樣,趙牧師也常常鼓勵我說:「康希,你要禁食不是要逼上帝做事,不然你根本是在絕食抗議。」你不是在絕食抗議啊!我的牧師,趙牧師就說:「一切都是本乎恩、因著信,不是方法。」你可以禁食,但確保你的態度正確。態度非常的重要!

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愛祂的同在,愛上帝而產生出來的,讓祂帶著我們走那超自然的冒險。不應該是律法主義的,不應該是自我主義的。

 

我們需要做些調整的,不代表我們不要努力工作,那地是有巨人的,你確實要爭戰,但你是倚靠、藉著神的力量來爭戰。這些經歷要非常真實,否則祂哪裡有榮耀可言。

“所以,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,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。”(來4:11)

IMG_9204

竭力:勞力

所以我們要勞力進入安息?!那不是很矛盾嗎?原來所謂的安息,不是放鬆、閒懶、什麼都不做的。原來,這跟身體上一點關係也沒有。不要忘了應許之地是有巨人的,差別在我們的態度

當我們能相信,就能夠倚靠上帝的權柄、能力跟智慧。這就好像你有一個曾曾祖父,在你未出生之前,就幫你存了一筆巨額的金錢在你的名下。每一次你要用錢的時候,你不需要工作的,因為你已經有很多的錢在銀行裡面了,所有的一切都替你準備好了。可是錢不會自己飛進你的口袋、錢包,你需要作相對應的行動,才可以拿到錢。

你要瞭解整個取款的程序、知道有什麼樣的要求、知道在哪家銀行、知道你的帳戶號碼…很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曾祖父叫什麼名字,還要拿出你的身分證,不然人家怎麼會知道你是他的孫子呢。最後你還要能夠去到銀行,放膽跟銀行行員說:我要來領錢,這是我的身分證,我要來拿我曾曾祖父給我的錢,100萬美金…。但如果你鬼鬼祟祟、冒冒失失、東張西望地跑進去,然後說「我要錢」,拿不出身分證、不知道帳戶號碼,什麼都不知道,我想銀行行員應該會馬上叫保全過來。因為你不知道自己是誰,不了解所有的條規、沒有膽量。

我們要瞭解我們的天父做了什麼;在祂裡面我們是什麼樣的身份;怎麼樣可以藉著讚美、禱告成為我們生命當中的應許,你要瞭解這些事實,才能夠得著該是要給你的東西。神要我們能夠在安息當中征服、治理這地,能夠信靠祂的應許。而耶穌治理我們的工作,工作就是相信我們的父神,信靠祂的話語,相信祂、信靠祂。

我可以告訴你,服事神這麼些年,真的面對很多的挑戰。但我每一天最困難、最難做到的事就是信靠神的話語,神一定帶我走過、神絕對不會讓我失望。

 

我們先想想耶穌。在十字架上,耶穌說:「父阿,我相信,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祢的手裡…。」即使在十字架上,耶穌最大的挑戰是相信父神不會讓他失望。這也是你一生最大的挑戰!你所相信的神的話語,真的能為你成就。

“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,就是神的兒子耶穌,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。”(來4:14)

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,他把我們的話語帶到天上父神的面前,求上帝親自成就。耶穌要把我們的話帶上去,首先我們的口要說出話,這樣才能夠完美,才有傳遞;但如果你不肯說,耶穌帶不上去。所以神說你要求,你得不著是因為你沒有求。

尊榮的大祭司:我們在天上的聲音

持定所承認的道:持續宣告神的應許

持續的宣告錢會進來、醫治會來,不斷地說出,我們就能進入祂的供應、祂的福份。即使你覺得很難繼續相信,可能你的身上真的有疾病,可能你的婚姻面對很大的困難,可能在你的小組、服事當中很辛苦的工作…你在想:上帝我真的能夠成就祢的旨意嗎?你要記得下面一節經文說的。

“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。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,與我們一樣,只是祂沒有犯罪。”(來4:15)

代表耶穌明白,祂感受到我們的軟弱跟痛苦。在第二次被逮捕之前,我還以為,他們調查我兩年了,應該就自由了吧!因為我的律師告訴我:在新加坡的法律裡,如果二十四個月內查不到東西,我們就自由了。在第二十四個月的時候,我就想:「哈利路亞!我的自由臨到了!」但到了第二十五個月我又被逮了進去,被拉到法庭上起訴,所有網路媒體負面的報導。最糟的是,我不能公開自己辯護,律師告訴我:你會有上庭的時候,可現在你要保持沈默。

我再一次掉到憂鬱症裡,還記得我跟你們說過我第一次很憂鬱,整整八個月不能作什麼。這一次我更嚴重,七個星期整個人迷迷糊糊。我真的真的非常糟糕,覺得很定罪,覺得很丟臉,甚至覺得絕望。直到八月中,我跟我太太一起去韓國找趙牧師。就在飛到首爾的飛機上頭,整個人非常的焦慮,機艙裡面冷氣很冷,清晨五點鐘,我整個人突然醒過來,那個冷汗從頭到腳整個人把我泡濕了。我在想:「我是不是自欺欺人啊?可能上帝已經用完我了吧?可能真的沒有出路了吧?就連趙牧師,所有的報紙、新聞他都看到了耶,他還會相信我嗎?他是大牧師,我是他門徒,現在我讓他蒙羞,可能他不會接受我了。」

從機場一直到他辦公室,我跟耀珊的心跳都非常快。可是剛好8/15是韓國的獨立紀念日,整個路上沒車,三十分鐘就到趙牧師的辦公室了,一點都不塞車。我想:「為什麼不塞車?」而當我跟耀珊走進他辦公室,趙牧師立刻就站起來,走到前面來迎接我們。他一看到耀珊馬上說:「你過來,你過來。」就緊緊地抱住她,就像父親抱著深愛的女兒,也緊緊抱住我。接著說:「趕快趕快,請坐請坐。」我們就在他的辦公室,坐在他的面前。我們整個人崩潰的哭了,我們真的覺得很丟臉,我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開始了。即使我們是清白的,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,趙牧師只說:「康希、耀珊,耶穌愛你們,我對你們的尊敬絲毫沒有改變。我們不是完美的人,即使在不完美當中,但神仍然愛你,我也全心的愛你。我要你知道,在這裡你有家人。」我告訴你,我做基督徒37年來,這是第一次,我清楚感受到從一個人心中流露出這樣子像基督般純淨的愛,沒有定罪、沒有一點一畫的疑惑,單單的愛我們。我們坐在那裡就一直哭,一直哭,結果趙牧師就說:「跟我來。」帶我們來到車上,趙牧師說:「你們兩個坐後坐,讓我坐前坐,作主人招待你們。」他帶我們到他家裡面去,親自與師母一起準備食物給我們吃,他真的就這樣子照顧我們,跟我們一起禱告,之後再送我們離開。

當我們去的時候,滿是恐懼;但是離開,滿是信心!

信心在愛中運行。

 

同一趟旅程,我碰到一位為我代禱的姐妹,她是非常大能的韓國女先知,她跟我說:「你從年幼,上帝就賜給你信心的恩賜。你需要啓動它,只有你的信心能帶下神蹟。」

有兩年的時間,我都不敢再講信心。在2010年整個案件爆發的時候,很多人對我不高興,包含我的長老、領袖們。甚至很多我的同工說:康牧師,你說這麼大的信心,就你那麼大的信心,讓我們惹了一堆麻煩。幹嘛要搬去新達成;幹嘛要做跨界啊。為什麼不能像一般人一樣,做一般的教會?幹嘛要建這麼大的教會。現在整個國家都反對我們,不要再講異象、夢想了,我們講愛就好了。所以有兩年就一直在講愛,從各個角度去講愛:神愛的長、寬、高、深;聖父、聖子、聖靈的愛;愛丈夫、妻子、孩子、長輩…。兩年了,我一直在講愛,講到都不知道還有什麼好講的了。

那個先知就說了:「我看見一個異象,你根本站不起來,根本抬不起頭,你躺在那都睡不著覺,充滿著各樣的擔憂,失望。神是誠實的,祂賜給你的異象永遠都不改變,祂永遠都牽著你的手。康牧師在信心上站立起來,在信心上振作起來!相信神的應許,你要公開宣告你會得釋放!從你的口中宣告,讓耶穌大祭司帶到天父那裡去。」我就回到新加坡,得到堅固、鼓勵。我決定,這個星期我要講信心!

回到教會,我站在講台上。每一個人都在想我要從愛的哪個角度來講,但是我開始講信心,講信心的靈。每個人都很驚訝,連在前排我的牧師都很驚訝。他們想:「為什麼牧師講信心了?!」我看見前三排的人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。可是我越講,我越覺得空氣在激盪,好像有個東西要誕生了,每個恐懼、驚嚇都破掉!我就看見震撼、怒吼回到我的教會,幾乎每講一句話都有人回應、歡呼!這樣的聲音從後面往前傳,因為一般的會友比我的牧師、領袖更興奮!他們想:「牧師回來了,我的牧師回來了。」通常我都看我的領袖、同工,但這次我卻可以對最後面的人來講話。神給了我一段經文,希伯來書13章第5-6節。

“…因為主曾說:「我總不撇下你,也不丟棄你。」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:主是幫助我的,我必不懼怕;人能把我怎麼樣呢?”(來13:5-6)

如果我們相信,那我們說還不夠,我們可以「放膽」的說!!

“因為祂-上帝親自說:我不會在任何情況讓你失望、或放棄你、或任你孤立無援。我絕不我絕不我絕不拋下你無依無靠,絕不撇棄你,絕不放你潦倒。又牽住你的手…”(講解版來13:5-6)

 

我們來到聚會最後,樂團開始彈奏,我就帶著他們禱告。聖靈對我說了:「你真的相信耶穌絕不撇下,也不拋棄你嗎?」我說:「主啊,我相信。」聖靈說:「那我要你大膽的說!」我說:「好啊,說就說。」所以我帶領大家禱告:「我告訴你上帝怎麼說,主是幫助我的!」每一個人在台下歡呼。「主是幫助我的,祢是幫助我的!錢會進來…。」聖靈說:「那你講下一句。」我說:「主是幫助我的,我還怕誰呢?神吶,我不懼怕!神吶,我信靠祢!」從後到前,再一次的歡呼。聖靈對我說:「好啊,那講第三句啊,第三句講出來。」第三句是什麼呢?1主是幫助我的,2我必不懼怕;3人能把我怎麼樣呢?我想:「就放膽的說吧!」台下都在禱告,我說:「主是幫助我的,我還怕誰呢?人能…。」突然,我就停下來了。我們的聚會是現場直播的,也有人是故意坐在我們當中要聽我講什麼的,甚至還記筆記的。如果我說「人能把我怎麼樣?!」,就好像故意挑釁一樣。會不會禮拜天才講完,禮拜一又被關進去了?如果我又被逮捕怎麼辦?如果這次把我關進去把鑰匙直接丟進去怎麼辦?

所以我就在那邊掙扎,如果主是幫助我的,我還怕誰呢?!我敢不敢說?聖靈問我說:「你相信嗎?相信就說出來!」我一直在掙扎,如果坐牢怎麼辦?如果人家覺得我是挑釁、悖逆,怎麼辦?成千上萬的想法都湧進我的頭腦,耀珊在旁邊領詩,她想我是怎麼了!我掙扎了三十分鐘,我一直掙扎,大家舉手都舉累了。聖靈對我說:「只要信,只要信,說出來;只要信,只要信,放膽說出來!」三十分鐘,我真的感覺生命最大的一次挑戰。最後我說了:「主是我的幫助,我還怕誰呢?人能把我怎麼樣呢?」好像整個天都裂開了一樣,整個大能恩膏降在我們教會,那樣的歡呼、爆發性怒吼,我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聽過。那場聚會大概七千多人,但是聽起來像是有七萬人,大概整個天使天軍一起來歡呼。人能把我們怎麼樣呢?

這是在去年9月,距今5個月。如果你再來CHC,你會看見CHC是這樣的力量、合一跟信心。神把我們的挫敗,變成了反擊!信靠神!信靠神!

 

你能會想問,我們有沒有什麼計畫?在我們的肉體,什麼都沒有。是有律師啦,但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讓他們作他們的工作。但我的工作是什麼?是信靠神的話。老實說,如果神的心意是要讓我坐牢,我也可以,但我知道自己是清白的。重點是我信靠神的話!

 

  IMG_9205  IMG_9220

回應呼召時間

IMG_9235 IMG_9240 IMG_9246  IMG_9260

康牧師請熱力九九豐收教會第一批同工出來,為他們禱告。

IMG_9263 IMG_9284 IMG_9291IMG_9293  IMG_9302      

IMG_9349

 

 

熱力九九豐收教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arl Hsu
  • 康希牧師耶!!!!!好喜歡他的講到~而且第一看到他原來這麼幽默~下次還有他的特會~一定要來~